耳语whisper

帝都又下雪了。
关掉手机上的实时天气,刘志宏叹了口气,还没有见过下雪的北方到底是什么样子。

关于大雪天的亲密记忆大概是千玺捧雪大笑的好友圈,还有他下雪时偶尔会去的滑雪场,一身装备酷酷的,笑得很好看又带着他特有的小嘚瑟。和平时对他说刘志宏,你看千哥是不是又帅了的臭屁样像极了。

说起来千玺发去滑雪微博那天,刘志宏和小练习生们在冬日集训间隙,小淇捧着手机咋咋呼呼地喊:“千玺师哥发微博了!”飞快跑到他跟前,刘志宏从放空中回过神来,“这次像素总算对得起i6了”仔细看着忍不住吐槽“傻子一样的猴”却又傻呵呵盯着手机笑。

想起来自己当时有多痴汉的傻笑,刘志宏拿过毛巾盖在脸上,腹诽着懒懒躺倒在沙发上。易烊千玺啊,你看,一想起你,我都觉得自己是少女漫的主角了,浑身的粉红色泡泡。

 

训练强度越来越大,每次训练结束都会累到虚脱,刘志宏调整了一下躺姿,刚刚训练结束洗过澡的身体带着明显的慵懒。

闭着眼摸索到手机,熟练按着一串数字拨通远在帝都那人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能听到很强的音乐节奏声,刘志宏叫了声“千玺”那边飞快应着。千玺推开舞蹈教室的门走到少人的飘窗坐下问“刚下课吧,还是很累?”明明是问句却有肯定的意味。刘志宏没有回答,千玺也没再开口,只剩听筒里传递着两人似有似无的呼吸。

静默会儿,刘志宏开朗笑答:“对啊,快累死宏哥了”千玺没像以往教育他在你千哥面前还敢耍威风,只是笑笑,顿了一下说“刘志宏,我们多久没见了?”

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刻意忽略的事,一经提起,就是满满的翻江倒海,想念带着委屈席卷。对啊,我们两个都越来越忙,怎么就记不起上次能真正触到你,一转身就可以拥抱的距离是什么时候?明明每天都打着电话,发着微信,我们聊着楠楠聊着动漫聊着电影聊着生活点点滴滴,可是都比不过见到你,我还是不满足。


“我想见你。”刘志宏说。

想了想千玺近日的行程,明天一早有彩排,盘算后“我要见你。”

起身飞快收拾东西赶回家对着听筒说:“我应该能买到下午两点的飞机,下午四点四十左右到首都机场,你来接我。”

千玺听着被挂断通话的忙音,本来想回拨阻止他突然的心血来潮,转念想自己之前不忙的时候不也是匆匆定下机票就赶去看他,怎么会理解不了他的心情。收了手机,坐在飘窗上看着窗外大雪纷扬的北京城,也好,刘志宏总是抱怨没看过雪,正好今天千哥我作为正经儿北方长大的帅气男人就带他在雪里撒撒野。

 


“特意赶过来是不是想我了”

“胡..胡说什么,我只是来看雪的”

易烊千玺接过刘志宏简易的行李,盯着他佯装看雪的样子笑。冬天路上到处是全副武装的人,倒也不怕被认出,就那么笑着看刘志宏,看到他快要炸毛的边缘,牵过他的手,走在雪茫茫的人行道上说:“西方有一个很古老的传说,雪啊是...”千玺故意停顿看着一脸好奇期待他讲下去的刘志宏“雪是圣诞老人的粑粑。”

................

“呀!易烊千玺你怎么还是这么幼稚”说着伏身团起一团雪向前方嘚瑟跑走的人砸去,笑闹着跑远。


<有什么关系,你忙到没时间那我就来看你,一如你曾经往往返返过多次的那样。>


评论

热度(14)